奉莲

新囤货地。莫毛不拆不逆_(:з)∠)_坑多人懒,周更(可能吧…),喜报社,大刀阔斧乱写一气从不脸红_(:з)∠)_

【莫毛 十里稻香04】

「四  ·  大寒」

〈😂想了想还是放上来吧,本来打算全部写完了一起放的,结果我低估了自己的瞎扯能力,这一章还是没能完结,然而下一章还是不知道身在何方😂😂

言情味出没请注意😂


公元784年春。恶人谷。

“谷主。”

“何事?”

“刚刚外谷传来消息……陶堂主……也去了。”

莫雨顿了一顿。

良久,下属才听到莫雨的声音,如常的冷淡:“下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等等。”莫雨面对窗外仍未回头,“修书一封……告知白帝城楚霞影。”

“是。”

窗外风沙扬起,遮天蔽日。

黄昏时分残阳如血。

自下属走后,莫雨就维持着这一个姿势直到夜里。

天狼星犹自闪烁。

十八年。

安史之乱也已结束二十一年之久。

日子太安静了,流水一样从指间穿过去,他记不清楚他熟悉的人中有多少离开了,离开前有没有说些什么,他都记不清了。

就连王遗风走前说了些什么,他如今也只记得依稀。

人走人散。

不知道稻香村年年布满梯田的稻花,还会不会再开。

该是不会了吧。

莫采薇推门进来,走到窗前,将手中厚厚的氅子披在莫雨身上:“谷主,纵是开春了夜里也是寒凉得紧,当心身体。”

“阿玄何时回谷?”

阿玄是十八年前莫雨在南屏山捡到的孩子。

“明日。”

“备好行李,阿玄回来我便出谷。”

“谷主可是去往稻香村?”

“嗯。”

抵达稻香村时已是三月初。

微明的天际有碎星闪烁,莫雨将望云骓拴在村口,村口小路花草交错而生,显然已多年未有人来往。

莫雨拨开及膝长的草丛,一路寻到十七年前他和穆玄英住的屋子。

木朽瓦漏,半边已经倒塌,殷殷地爬满了青苔。

毛毛……

我回来了。

风骤起,故里莺飞草长,水车吱呀吱呀地转,流水哗哗作响,时光顺着河岸拍打,一去不回。

他想起那个笑容温暖的马尾青年。

蓝袍长剑,英姿飒沓。

安史之乱功立名成,他仁剑以守天地浩然的言谈传了不知多少人家,多少闺中女子思他念他,这辈子心心念念只想着要嫁他。

却谁也不曾在他生命中留下过印记。

谁也不曾让他刻骨铭心。

他是我的。

无论是毛毛还是穆玄英,这辈子都只属于莫雨一个人。

他只属于我。

他笑起来,嘴角弯起,从细微的弧度笑到如癫如狂,笑声惊飞枝头雀儿,震落三月竹林叶。

他笑着笑着,眼泪突然就漫过眼眶流出来。

没机会见到他了。无论是怎样的他。

他不在了。

十八年前,是他亲自将三阳绝脉病发的穆玄英送回浩气盟,交到特意为此出谷的药王手上的。

可惜直到最后药王也没能治好他的病。

安史之乱后,穆玄英离开浩气盟。

他瞒着莫雨三阳绝脉的事情,陪他在稻香村一呆就是三年。

直到终于瞒不住的那天。

十八年前。

正月初三。

“雨哥,炕头烧热了没有,”穆玄英拿辈子把自己裹得球一样,坐在椅子上探头探脑地打哆嗦:“稻香村还是不比南屏山浩气盟,这天可冷死我了。”

“你就是江南呆久了,什么都养刁了,我怎不觉得有你说的那么冷。”

“雨哥你在北边日子长了,自然不懂南方有多好。”穆玄英吸了吸通红的鼻子,“江南冬天的时候也不会下雪,晚上睡觉一条被子就足够暖和,而且河水也不会结冰,想吃鲜鱼了随时都可以抓……诶话说雨哥我饿了。”

“就知道睡和吃。”莫雨扔了个包子给穆玄英,“江南暖和你还日日裹的毛球样,吃完先躺床上去,我给你腌肉。”

穆玄英嘿嘿笑了一声,伸手去接包子。

一声闷响。莫雨蓦然转过身去,看见掉在地上的包子,和穆玄英直直倒下去的身影。

“毛毛——!!”

……

“真没事?”

“当然没事,就是这两天累着了而已。雨哥你干嘛这个眼神看我……我真没骗你,毛毛怎么会骗雨哥呢,你说是不是。”

莫雨还是一双冷眼直直盯着穆玄英,穆玄英心里有点发怵,面上嘿嘿笑着,伸手抱住莫雨的胳膊往他怀里钻:“好啦雨哥别生气了,抱抱我,我有点冷……”

莫雨有些无奈,伸手将穆玄英揽在怀里:“今儿个天气这般暖,你怎还会冷。”

穆玄英顿了顿,旋即又笑道:“估摸是小时候流浪冻出来的病根子不曾治好,总会觉得比常人冷得多。”

“那叫小月来给你诊诊。”

“……小月近来不是去了马嵬诊鼠瘟?”

“那便叫阿麻吕来一趟。”

“……不用了没事……诶雨哥我饿了,我想吃烤鸡……”

“……就知道吃。”莫雨拍了拍他脑袋,出门抓鸡去了。

看着莫雨消失在门外,穆玄英脸上的笑慢慢消失,伸手捂住阵阵绞痛的心口。

他心口常会绞痛,素日里也总是手脚冰凉,药圣曾告诉他说,这些都是因为三阳绝脉。

三阳绝脉者活不过二十七岁。

他今年已二十有八。

没多少时间了吧。

该想想如何离开了。他低下头,看着挂在腰间的玉佩发呆。

玉佩本是一对,半边在他这里,半边在莫雨那里,温润的羊脂白色,刻着极小的字。

穆玄英伸手抚过玉佩。

当初头脑发热跟着雨哥回来,只想着到了时候走掉便好。谁曾想现在怎么离开却成了大问题。

穆玄英苦笑。

他抬头看向窗外,空中慢悠悠飘下来点点素白,绵延开去铺上了整个稻香村。

下雪了。

【啊……好喜欢写小日常啊……_(:з)∠)_可是我更想捅刀子啊……_(:з)∠)_】

评论(15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