奉莲

新囤货地。莫毛不拆不逆_(:з)∠)_坑多人懒,周更(可能吧…),喜报社,大刀阔斧乱写一气从不脸红_(:з)∠)_

【莫毛】十里稻香 03

「三 • 春分」

看不清。

什么也看不清。

眼前一片模糊,蒙了层白雾般迷离。

是梦吗?

是梦吧。

偏生触感如此真实,温热的皮肤,细碎的亲吻,纠缠在指尖的发丝,低哑的呻吟喘息声都如在耳边。

熟悉的气息,他却看不清他的样子。手指触摸到他的脸颊,自眼角细细临摹下来,唇温润而细致,不停地唤着一个名字:“莫…雨哥……哥……”

是梦。

“毛毛……”莫雨扣住穆玄英的下颏,倾身吻了上去。

他的舌尖探入穆玄英口中,翻搅纠缠,一丝一毫都不放过。

既然是梦,那便不如纵情一场。

穆玄英低低喘息,手臂绞上莫雨的脖颈,仰起头,眉目模糊。

“毛毛……毛毛……”

莫雨不停地叫着穆玄英的名字,吻自颈子而下,指尖划过他的身子,他听见他压抑的哭腔,略微的喘息,随即便咬了右手手指不肯再发出声音。他低低笑了起来,将他的手从他唇边拿开,他依然看不清他的样子,只有一双上挑的桃花眼映入他眼中,渗出细微水光。

他以舌卷了他的泪,心疼地吻着他眼角。

别哭。

稻香村那时是我不好,我不该欺负你。

别哭。

枫华谷紫源山是我没用。我抓不住你。

别哭。

瞿塘峡千岛湖时是我太混账,我亲手推开了你。

原谅我,我发誓以后不会再让你哭。

他进入穆玄英身体的时候听见他喉间发出压抑的哭声,他略微停顿了一下,捧起他的脸,手指顺着他的眉目再一次细细临摹过去,握住他的肩头,将他深深揉进怀里。

别哭。

莫雨这辈子,再也不会让穆玄英哭了。

梦里稻香依旧,美景良辰,春风如酒拂过花千叠,山掩水绕,青泥印了衣裳,昔日年少。

而今春风十里,屋弃骨枯,良辰依旧却只剩方方旧坟。

满眼华光破。

指间浓淡,窗外层层叠叠无声花开,晕染开去三月春事。

“雨哥……啊……雨哥……”

他拨开穆玄英的额发,吻着他的眼睫,紧扣着他五指的右手顺着穆玄英的小臂一路抚上他的脸颊,唇齿压下,深入灵魂的纠缠。

发丝缠缠绕绕在床榻上铺开,衣裳散落一地,触感温度都真实到极致,莫雨将他用力箍进怀里,他清楚这一切不过镜花水月,但若可以,他愿沉入梦中不复醒转。

蚀骨沉沦。

直到一切都偃旗息鼓。莫雨喘息着将穆玄英揽在怀里,触手可及是他散开的长发,拢在手中,如掬起一江流水。

“毛毛……”

你,可曾怪我?

穆玄英抬起头来,一双桃花眼带笑,弯起来的弧度细致又好看。

“我未曾有一日怪过你。”

他的眉眼在莫雨眼中渐渐清晰。

“雨哥,稻花十里,未曾相忘。”

楼上月缺,春也梦也。

莫雨蓦然惊醒。



他沉默半晌,披衣起身。

床头案子边放着那次去浩气盟时谢渊给他的盒子里的东西。

破旧的布娃娃,一缕发丝以红线紧紧缠绕,系在布娃娃的脖子上。

结发与君知,相要以终老。

巴陵的桃花开的比往年绚烂,月色清冽冽地照下来,满目锦绣,举目尽是烟霞。

他伸手勾起鬓边长发,隐隐已有银丝闪烁。

时光一去十七载。

莫雨已成谷主,距谢渊老死落雁城,王遗风终老烈风集亦有十五年之久。

莫雨也已有十七年未上浩气盟。

空中有雨滴落,隐隐雷声起,穿花打叶,颜色尚清浅的花在枝头颤了一颤,就这么跌入了尘土。

时光荏苒。

春分了。



【让我好好想想我这章拖了多久😂maya想不起来😂我努力努力下星期应该就能完结了,拖延没救😂】

评论(4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