奉莲

新囤货地。莫毛不拆不逆_(:з)∠)_坑多人懒,周更(可能吧…),喜报社,大刀阔斧乱写一气从不脸红_(:з)∠)_

【莫毛】十里稻香 01

【【【注:乱写的。乱写的。乱写的。重说三!!啰嗦,活在扯皮中的回忆杀,可能有少许OOC,半糖半玻璃渣(…也许吧_(:з」∠)_)。如阅请慎重。

其实我只是想看谷主少谷主这师徒俩炕头扯皮而已_(:з」∠)_】】】



「一 • 白露」

莫雨回到恶人谷的时候已是九月上旬。

菊有英,芙蓉冷。芰荷化为衣。

南门桥头众人肃立,看他自三生路一步步走过,撩衣单膝跪在王遗风面前,默然无言。

“莫雨未经允许,私自偕浩气盟中人离谷三年而音讯全无,理应视作叛谷。”陶寒亭一字一句念着王遗风早就准备好的范本,“……念其之前出力甚多……且并未做过有害于我谷之事……免去其少谷主之位……由谷主亲自发落……”

莫雨没有听清楚陶寒亭后面的话,或者说他根本没有用心去听。

他微微低了头,道:“谢谷主。”

莫雨搬回了烈风集。

说是谷主亲自监管,小少林暂时交由陶寒亭代为管理——虽说莫雨离谷的这些年间也一直是他在打理。

莫杀听说自家少爷回了谷,激动的顾不上自家还在嚎啕的闺女就去了烈风集,却被守在门口的雪魔守卫告知,谷主下了命令让莫雨闭门思过,未经允许,谁也不能见。

莫杀便转头去求谷主,总归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,没了音讯这么些年,好歹让他见上一面,亲口问他一句这些年过的好是不好。

谷主笑眯眯地看他一眼,问,瞧往日他和那浩气盟的小子在一起时的样子,纵是苦瓜他也能嚼出个甜味道来,你说他这些年过的,好是不好?

莫杀耷拉下头。

谷主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眯眯的,不说话。

是夜。

“谷主……”

王遗风摆摆手,止住雪魔守卫没说完的话:“没睡?”

雪魔守卫点头。

王遗风没再说什么,“下去吧。”

推开门只看见莫雨躺在床上,长且顺的黑发铺了开来,月光散在上面,跟上好的苏绸缎子一样。王遗风掩门摸了摸胡子坐到床边,半晌才开口,“还在想你那毛毛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怎的就这么回来了?”

“撑不下去了,自然就回来了。”莫雨翻了个身,拿王遗风的袍子作势擦眼睛:“总归自始至终,在他心里,比起那苍生浩气,我的分量永远轻的多。”

“说什么混账话。”王遗风拿笛子敲莫雨的头,“你在他心里分量要是轻了,你与他还能偷来这三年?对面老谢还容你活的今日般滋润?放开我的衣裳,没眼泪装什么装。”

莫雨瞥了王遗风一眼,往旁边四仰八叉地一躺,给他让了个位子。

王遗风在旁边躺下来。

莫雨无声地朝王遗风旁边靠了一靠,“谷主,说实话,这么多年你就跟我爹似的。”

“臭小子,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爹怎么死的。”

“给你贴金你还不愿意。”

“你爹这块金我还真贴不起,留你自己吧。”

寒钩半弯,月光清透透照进来。

半晌,莫雨的声音低低响起。

“谷主。”

“啥。”

“你想师娘么。”

“当然想了。”

“怎么个想法?”

王遗风拍拍他的头,“就跟你想你那个傻毛毛一样的想。”

莫雨挥开他的手,“傻毛毛是我叫的,你闭嘴。”

“啧,长大了翻天了你。”

王遗风弹了弹莫雨的脑袋瓜,笑了一声,问:“臭小子,为师问你件事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如果稻香村没有被毁,如果没有空冥诀,如果没有我和谢渊,你和那小子是不是就不会走到现在这地步?”

莫雨沉默了一下,“那我们两个也不会有在一起的机会。”

如果真像王遗风所说的一样,那莫雨可能早就因为阴阳复合之毒而死,穆玄英也会因为三阳绝脉而撑不过几年。

“如果你们两个都是普通人……”

那他们会安安稳稳地长大,早早地娶妻生子,平安喜乐地过完这一生。

“世间变数太大,谁说的清。”莫雨翻身,埋在被褥里的声音低且不清,“真要说起,除却当年枫华谷,我此生憾事无几。可瞿塘峡那时我甩开他的手,千岛湖那时我以言语伤他,现在想来……却是比当年更悔。”

王遗风笑笑,“出去三年,话怎这般多了?絮絮叨叨倒不像你了。”

“我忍得难受,你且让我说几句又如何?”

“我只是不想你像我一样。我王遗风是个福薄之人,双亲去的早,挚爱也离我而去,亦不曾有自己的骨肉……幸而有你们师兄弟三个。你师姐不需我去操心,叶凡身后有整个藏剑山庄。便只有你让我一直放心不下。”王遗风揉了揉莫雨的头发,“我一直把你当亲儿子来养,你倒也争气,这么多年来从没让我失望过……唯独感情这方面,一头栽了进去便拔也拔不出来。”

“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。我不后悔栽进去,只后悔没有早点看清自己的心意。”莫雨用手捂住眼睛,“三阳绝脉这事,他瞒我瞒的很好。”

王遗风叹了口气。

“时候不早了,你且休息。”他顿了一顿,自身上取出信封丢给莫雨:“对面谢渊说要见你一面。过几日你收拾一番,便去浩气盟罢。”

评论(40)

热度(65)

  1. 末途奉莲 转载了此文字